疫情冲击足坛英超的经纪人都在忙些什么?

像往常一样,足球经纪人们的手机还是响个不停。 只是,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现在接的电话和往年这个时段的内容,不太一样。 除了签约,各家俱乐部的体育总监、首席执行官和主帅们如今所需要考虑的还有别的事情。 “我到现在为止一共收到两家俱乐部关于一名球员的询问,这就是全部。 ”一位在本国足坛颇有地位的经纪人透露,“市场一片死寂。 ”

与之相反的是,在经纪人们的电话另一头,往往都是球员们,询问着关于减薪和延迟发薪的事情——这些话题引起了球员们的不安,他们会在队内互相征求关于俱乐部最新提议的意见。而最常见的情况是,处于此事中心的球员们疲于奔命。“这简直是对我的屠杀,我已经打了12个小时的电话了。”一位英超队长本周告诉他的经纪人。

“没有人能够达成一致。”这位经纪人补充道,“也许曼联、曼城和利物浦的小伙子们都想要同一种处理方法,但你还要面对伯恩利和诺维奇的小伙子们。当然,减薪和延迟发薪都将是个人的选择,理应如此。”

尽管20位英超队长在本周已经达成了协议,计划为NHS提供资金支持来抵抗新冠疫情,但在俱乐部层面接受减薪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根据经纪人们的说法,有一些球员对于减薪持有非常怀疑的态度。“有一家俱乐部的很多球员都在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将会推迟发薪和减薪。然后球队就能省出3000万英镑从国外签一堆烂球员回来,他们可能只为俱乐部出场5次,但我们却要承担他未来3年的薪水。’”

目前,经纪人所做的,更多是倾听,而非谈判。从本质上来说,他们正在一个极度不确定的时期为客户们提供支持和指导——毕竟大多数职业球员并不是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百万富翁。

“这是目前对于减薪事宜的建议。”一位经纪人说道,“你的球员们会问你,‘你觉得如何?’

“比如说一名球员的周薪是1万英镑,他需要支付50%的税,因此他的净收入是5000镑。而现在俱乐部还想要再减少30%?我并不是说靠这点钱人就没法生活了,但一切都是相对的。这名球员可能有15年的按揭贷款,因为他35岁就要退役了,而他在20岁的时候就买了房子。所以,他可能无法接受每月600英镑,持续40年的贷款,而不得不每个月还5000英镑贷款。这些支出都是为了这些将在35岁退休的男孩所做的准备。”

大多数经纪人都尽量避免直接介入关于减薪和延迟发薪事宜的谈判。那些愤世嫉俗的人会说,这是因为他们无法从中牟利,尽管严格来说并非如此。从理论上来说,球员减薪应该意味着经纪人也同样减薪,因为他们的收入一般都是客户一定比例的薪水。

“我希望能够感受到与球员相同的痛苦。”一位经纪人说道,“有些时候,俱乐部希望经纪人薪水是定额,而非球员薪水的一定比例。如果你的薪水是这样的,那你就不会因此受到影响。目前大概有1/5的合同都是这样的,这通常是俱乐部很聪明的做法,因为他们不想将球员合同中的附加条款应用到经纪人薪水中。”

一般来说,经纪人们认为,这些关于薪酬的讨论是球员与职业球员工会和俱乐部之间进行讨论时需要解决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球员们的代表更像是处理这些问题时的参谋而已。“我们正在试图不插手此事。”另一位经纪人解释道,“因为我们需要同时与俱乐部和球员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职业球员工会在为球员们争取权益,这也是球员想让他们做的事情。”

谈判绝非简单直接的事情,因为仅在同一个更衣室内,不同球员之间的财政状况都差距巨大,更不用说整个联赛中。“要想达成单方面的协议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一位经纪人说道。

一位与英超经纪人合作,同时也代表俱乐部的体育律师对此表示赞同:“你不能简单地强制执行全面减薪。你需要在每一次个人谈判中让球员明白,为什么需要减薪。俱乐部可能需要延迟几周发薪水,这是合理的,但减薪30%是不合理的。想象一下这样的画面,你能否有一天走进摩根士丹利,然后告诉所有人‘你将被扣发30%的薪水’?这绝不可能发生。

“我昨天和一位经纪人聊了聊。他说,一位银行家可能每年能挣200万英镑,但他拥有一个更长的职业生涯,他可能还拥有大学学位和私立学校的,家庭可能也比较富裕。而一名足球运动员可能在廉租房里长大,你无法想象他来自哪里,教育背景也只有在当地的足球学校。这就是这些球员们真正所想的问题。”

这件事还涉及到另一个有趣的方面——它应该被归档存放在董事会会议室的档案夹中,标签就叫做“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这些年中,一些俱乐部的老板因为自己的个性,与球员和职员互动的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们经营球队的方式,而在俱乐部内部享有很棒的信誉。

而另一些老板们,则与球员缺乏有意义的沟通接触,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几乎没有建立球员对他们任何的感激之情。很显然,球员和老板之间的关系,会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到他们是否愿意在危机时刻帮助老板或主席度过难关,以及他们是否相信俱乐部正在面临如此严峻的形势。

“比如布莱顿的小伙子们,他们就很喜欢自己的老板。”一位经纪人说道,“布莱顿老板托尼-布鲁姆尽他所能地帮助球员们。他们知道在任何情况下遇到问题,老板都会帮他们的。但也有另一些老板就会说,‘这又不是我的问题。’”

不难想象,托特纳姆热刺或纽卡斯尔的球员们就不太情愿帮助主席和老板,因为他们总是很吝啬,并在第一时间就决定将俱乐部职员临时停职。一位经纪人就表示,热刺球员们可能很难同情球队的亿万富翁老板乔-刘易斯,尤其是那些曾登上他的游艇,见过船上奢华装饰的球员们。

虽然现在经纪人们满脑子都是薪酬谈判的问题,这也成为他们与球员谈话最主要的话题,但考虑到自己在足坛所扮演的角色时,经纪人们也在考虑着更长远的前景。有些人担心生计——并非每个经纪人都能像拉伊奥拉和门德斯那样做成许多价值数百万的交易——并且,很现实的来说,他们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得到薪水。而另一些经纪人们则开始想象着,最终当夏季转会窗开启的时候,情况会是什么样的。

根据这些靠球员转会谋生的人所说,博斯曼法案和低价交易将会是2020-21赛季转会市场的主旋律。诺维奇当然,这将成为一个买方市场,这显然很适合那些从一开始就无需外界帮助的俱乐部。

“对于曼联、切尔西和曼城这样的俱乐部而言,购买球员将如同商人购买业务一样,他们将这视为一种保持实力的方式,能让他们在未来五年内不需要通过天价引援就能维持在积分榜前列。”一位经纪人说道。

正如此后曼联主帅索尔斯克亚所谈到的那样,如今的状况对于曼联来说“也许正是可以被利用的”。索尔斯克亚之所以会这么说,是为了回答加里-内维尔的问题,后者也在之后承认,当他询问前队友关于曼联在疫情之后的转会策略时,不应该使用“利用”这个词的。

抛开这段对话的是非曲直不谈,现实就是,索尔斯克亚所说的是足坛每一个人都明白的事实。曼联,以及俱乐部背后强大的资金支持,使得他们能够在夏季转会窗开启后,利用许多俱乐部惨淡的经营状况来引援,这可能会对一些俱乐部带来严重的后果。

在英冠联赛,去年夏天有11位球员的转出价格超过了1000万英镑,24家俱乐部总共通过转会盈利1.4亿英镑,从而部分抵消了财务报表中其他部分的一些混乱。这个市场预计会因为疫情而崩溃。一位经纪人认为英冠联赛“已经破碎”,另一位则预测豪门俱乐部将以低价收揽次级联赛中最优秀的青年才俊们。以去年夏天托特纳姆热刺从富勒姆收购的小将塞塞尼翁为例,去年的2500万英镑转会费今年预计会缩水到500万镑左右。

一些经纪人——不管你喜不喜欢,这就是足球的商业运作方式——已经意识到,一扇新的大门打开了,这是疫情之前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我和一位经纪人谈了,他对目前的形势已经大有改观。”这位体育律师补充道,“那些俱乐部拥有能卖出好价钱的球员,而他们现在需要的是钱。这就会让转会的阻力减小许多。对球员而言,他转会这件事也从成为俱乐部头号公敌变成了拯救俱乐部的功臣。”

继续深入这个话题,这位律师表示,他感觉到了一个机会,一些英超俱乐部可以按照索尔斯克亚所说的那样去做,这同时也是因为人们越来越觉得,财政公平条款应该被放宽。

“莱斯特城今夏应该搏一把。”这位律师补充道,“或者埃弗顿,他们应该大干一场。财政公平条款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放松,你也可以花不太多的钱大干一场。今年夏天,你可以用3000万英镑买到两位6000万镑级别的球员。莱斯特城或埃弗顿平时不会秉持这样的转会策略,但他们现在可以了。他们可以向意大利或西班牙的俱乐部提出报价,要么接受,要么就算了,因为他们从其他地方赚不到钱。里昂、里尔、马赛、阿贾克斯……这些球队的球员们都在等着买家到来。你真的可以试试搏一把。”

然而,并不是每家俱乐部都拥有这样的财力,因此另一位经纪人认为,自由转会市场也会重新活跃起来。切尔西的威廉,热刺的维尔通亨,利物浦的拉拉纳和伯恩茅斯的弗雷泽都会因此受益。至少,会有更多财力不济的俱乐部有兴趣签下他们。

“在俱乐部找到他们真正想要的球员之前,他们已经为此花费了很多钱。俱乐部不会仅仅因为他是自由球员就签下他——他必须足够优秀才行。“一位经纪人解释称,“但这个夏天,情况可能会不同。现在,由于疫情的冲击,我们还不知道转会市场在哪里,所以博斯曼法案可能迎来自麦克马纳曼时代以来最有价值的时刻。属于自由球员们的黄金时期可能又要到来了。”

另一位经纪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我已经接到一些俱乐部的电话,‘他是不是要成为自由身了?我们会签下他。’在疫情之前,这样的球员是他们完全不会关注的,他们本来会考虑其他联赛3-400万英镑级别的引援,但这条路现在已经行不通了。如今疫情来临,顶级球员也将进入自由转会市场,他们会被早早抢购一空。”

忘掉那些悲伤的故事。当人们想起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和足坛可能失去的工作时,很少有人会同情足球经纪人。上赛季,英格兰92家职业俱乐部在经纪人身上花费了大约3.18亿英镑(其中2.6亿来自英超,仅利物浦一家俱乐部就花费了4300万镑),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因此也难怪球迷们,甚至是一些俱乐部高管会认为,太多钱从足球本身流出,进入了经纪人了口袋里。

然而,事实上,足球运动员需要代表的存在。与任何行业一样,足球经纪人(或“中间人”)中也有好人和坏人之分。

通常,经纪人会分两次拿到球员一定比例的薪水,或者此前约定好的固定金额:分别在2月和9月。俱乐部向任何中介机构支付的款项都必须先经过足协的“清算所”,并提交相关的纸面文件。在足协的流程可能会很慢,但一些俱乐部一开始转账所花的时间要更长——这是足坛正常运转时的状况。

虽然在英国,一些大的足球经纪人公司(例如Stellar,Wasserman,Base Soccer,New Era和Unique Sports Management)都能够安然度过这场风暴,但一些小公司——尤其是在英甲和英乙联赛工作的那些中介机构——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位在上述五家公司中的某一家工作的经纪人告诉我们:“天知道那一些比如在唐卡斯特工作的经纪人,会得到什么样的报酬。那些俱乐部为了在2月付清3000英镑,会从10月开始每个月付500镑,因为那个时候赛季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球迷们纷纷来到球场。但在那之后,对于9月的应付款项,他们就很难拿出来了。”

在英冠联赛这个级别,经纪人花6个月甚至更长的时候追着俱乐部要钱,甚至写信威胁要起诉俱乐部的事情并不少见。没人自愿走上这样的道路,但有时他们不得不这样做。一家经纪公司用了2年时间向一家英甲俱乐部追讨一笔五位数的费用,最终达成分期付款的协议,在收到了第一期款项后,俱乐部又没钱了。

“你得经常写信催款。”一位经验丰富的经纪人说道,“我们现在得不到报酬,我们想着也许未来6个月都是如此。但我知道有些俱乐部还是会付给我钱。从理论上来说,经纪人可以对所有俱乐部说,‘我们想要我们的薪水,要么给钱,要么我们就起诉你们。诺维奇’但你真的想在现在这种时候起诉一家足球俱乐部吗?我们不会这样做的。但一些经纪人会去做,因为他们需要维持生计。”

有消息称,一家英冠俱乐部已经通知,他们会延期一年支付所有的经纪人费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英格兰各级联赛中对于此事比较好的一种解决办法了。另一家经纪公司告诉我们,在疫情爆发后,他们的财政预测是在无法从英甲联赛收到任何钱的基础上所做的。在这样的金融环境下,讨薪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同时,英超俱乐部也面临着他们共同的挑战。“经纪人总是最后一个拿到钱的人——每一次都是。”这位体育律师说道,“我上周和一位英超球员的经纪人聊了天,他原定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拿到一笔钱——一般你会在2月和9月拿到钱,但一些分期付款的款项可以在6月支付。我告诉他如果那家财政状况良好的俱乐部也要求延后付款,我不会感到惊讶的。他说他愿意在合理的范围内晚一些得到这笔钱。

“但要与经纪公司达成推迟付款的协议,有一大堆书面工作需要完成。你需要更换调整在英足总那里存档的文件,有很多表格需要去做。经纪人们会想要得到利息吗?经纪人想要由于更改协议而产生的司法费用吗?他们绝对有权要这些钱。”

在当今世界上,人们有权得到什么,和人们能够期待得到什么,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而且,所有这些东西都需要得到平衡——没有人想要过河拆桥。“现实一点来说,现在经纪人处于尴尬的境地。”这位体育律师继续说道,“如果我手下有一位球员在一家俱乐部的一线队效力,我不会去向那家俱乐部催款,这会影响到你的客户以及你和俱乐部未来的关系。

“我估计经纪人们会收到大量关于推迟付款的提议。俱乐部会利用他们的优势。在有的案例中,俱乐部本该支付9个月前欠经纪人的钱,但现在他们说,‘我们本来准备付钱的,但新冠病毒……’不好意思,但这全是鬼话罢了。

“其中一家这样做的俱乐部,他们老板很有钱,但他很抠门。我们现在谈论的都是五位数或者六位数的款项。在大多数案例中,这些经纪人也并非百万富翁,他们也正常赚钱交税,都是好人。你不能就这样把钱赖掉。初级经纪人一般每年工资2万英镑,还有佣金收入。对于经纪人而言,如何在应付烦人的俱乐部和保护自己公司利益中间找到平衡点,是一件真的很难的事情。”

事实上,这一切还有着很多未知数,归根结底还要看夏季转会窗会开放多久。一位业内顶级的经纪人猜想一切转会会挤在几周里完成,这其实也就是俱乐部平时完成交易的节奏。另一位经纪人则持完全相反的观点。“转会窗不会被压缩,时长还会是12周。正如国际足联所规定的16周转会期,其中包括1月一个整月。所以他们会从一个合理的日期开始计算3个月。”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那些合同将在6月30日到期的球员会怎么样,特别是我们现在几乎能肯定英格兰联赛的完赛时间需要被延后。每天都会有今夏要进入自由转会市场的球员们询问经纪人情况,但他们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国际足联本周早些时候模糊不清的指导意见也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事实上,除非强制执行,不然这些合同即将到期的球员——仅在英冠联赛就有几百人——都不会愿意减薪或推迟发薪。这些球员中有些人甚至因为赛季的延长而受益,因为他们目前的薪资水平是他们在其他地方所拿不到的。但如果一份短期的延长合约会影响到他们之后的长期合同,他们还会愿意继续为球队效力吗?

至于租借球员,这又是另一大问题。一名来自英超的球员被租借到英冠俱乐部,租借期间的周薪是2万英镑,这在平时也是很大一笔钱。如果俱乐部没有非常现实的冲超希望,这样的操作无异于财政自杀。

“租借是一个问题。”一位经纪人说道,“这并不会影响到球员本身,因为他们从母队那里收到工资(国内联赛的租借交易都是这样进行的)。但比如一家英冠俱乐部位居中游,如果赛季要延长6周,即使他们不想要那些租借的球员,他们也必须继续向球员母队支付薪水,直到赛季结束。英冠联赛的俱乐部并不像英超联赛那样为了奖金和分红去比赛,这样的事情会杀死一些英冠俱乐部的。”

在最绝望的时候,绝望的方法也就产生了。经纪人们估计,英冠俱乐部将会就之后大概率会被触发的远期条款进行重新的谈判——例如,英超联赛的保级奖金或者球员的出场次数条款。这可能意味着俱乐部要注销总额高达6位数的奖金条款,从而获得现金。

在顶级联赛中,形势也不断发生变化。一家英超俱乐部最近和一位经纪人进行了视频通话,他们希望签下一位原定将在2020-21赛季加盟另一支英超球队的球员。卖家急需现金,但原来的买家也在财政上捉襟见肘,因此截胡的可能性就出现了。新买家很有信心能用超出原定价格50万英镑的转会费将这位球员拿下。一家英超俱乐部可能因为这么一小笔钱损失一笔签约,这就能说明一切了。

一名经纪人正在和两家俱乐部不分昼夜的工作,寻求延长租借合同中的优先购买权。原定的转会费用是1500万英镑,但条款将在5月5日到期。球员本人希望完成永久转会,但考虑到不确定性,下家无法在期限内做出决定并支付这笔钱。如果这项条款失效,母队可能会寻求更高的转会费,但在目前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可能也很难如愿。因此经纪人希望将这一条款延期是对各方都合适的选择,但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此外,现在的谈判中也不乏残酷的心理战。一位经纪人透露,一名年轻的英超后卫想要在今夏以几百万英镑的价格转会,而如果他拒绝放弃一大笔工资,他今夏离队的希望就更大。这位经纪人的想法是,这样做的话,球员的母队会处于更绝望的状态下,因此很可能在转会市场开启后接受一份更低的报价。

另一位经纪人则对此持有相反的观点——从中也可以看出现在足坛的意见多么混乱——他认为如果他的客户“现在不惹老板生气”,而是接受延迟发薪,之后转会离队的希望就更大。“比如到了夏天,球队告诉他,‘我们会为你要价3000万英镑’。那他到时候就可以回过头来说,‘等一下,几个月前我才刚刚帮过你们度过难关,你们现在却想要这样做?’”

足球,与很多其他行业一样,正处于未知的境地,还有很多人都在猜测。没有人能够保证未来几个月里会发生什么,因为这样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事实上,这本身就引发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以后的合同是不是应该考虑到在大流行病这样的情况下保护收入的损失?

“我的几位国外客户都拥有收入保护险,所以他们在理论上应该没有问题。”体育律师说道,“在英国足坛,如果赛季中止,标准的合同中是没有不可抗力条款的。不过在苏格兰,他们拥有这样的条款。

“在哈茨,所有球员收到一封信,通知他们会有50%的减薪。经纪人们打电话询问这样的操作是否合规,结果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苏格兰联赛的合同有一个封面,并有三张附表。他们是标准SPL合同的标准PDF文档。其中,第三张附表的第12段,清清楚楚地写着:‘如果苏格兰足协决定暂停比赛,无论是苏格兰足协章程中规定的部分还是全部地区,本合同都相应被暂停执行,除非该俱乐部无需暂停比赛或另有决定。’

“就是这样,没有任何额外的解释。没人能够预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正是因此,像哈茨这样的俱乐部可以直接通知球员:‘降薪50%,不然我们就暂停你的合同。’球员已经签了这份合同,哈茨和其他俱乐部也依赖着这份合同。”

据悉,哈茨俱乐部还没有强制执行这项条款,他们依然优先希望和球员达成一致。

而在其他地方,联赛和工会之间,工会和球员之间,球员和俱乐部之间,俱乐部和经纪人之间,所有的谈话都在继续,试图寻找解决方案。也许,比起解决方法,结论更容易找到。正如一位经纪人简洁地说道:“从根本上来说,足球被强暴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pksjx.com/,诺维奇

Leave a Comment